转到内容 前往主导航 去搜索 更改语言

主页>「舞台设计美学」>「舞台设计美学」>舞美设计的“肌理”的效果

舞美设计的“肌理”的效果

[引言]  肌理的效果何以不同于笔墨,能产生令人叹服的艺术感染力呢?关键在于它的质感是用毛笔难以达到的天成之美。因为这类选择多种工具材料以及技法的绘画作品,其绘画肌理的自然属性,是一种原创,是一种生存状态……

舞美设计的“肌理”的效果

图文 / 灵境舞美工作室  

  “肌理”的效果何以不同于笔墨,能产生令人叹服的艺术感染力呢?关键在于它的质感是用毛笔难以达到的“天成之美”。因为这类选择多种工具材料以及技法的绘画作品,其“绘画肌理的自然属性,是一种原创,是一种生存状态,变化着进入绘画语言,使之更丰富。”“舞美设计自然状态为绘画肌理的再生提供了原动”。③因此,这种源于自然的“肌理”的特别质感,创造出画面的特别的形式美因素。尤其是在“气韵”、在自然而然的变化上,非笔触所能企及。

  可以这样说,“肌理”一旦被画家所选择,就变得具有了某一种特定的表征和涵义,成为他们想要表达自己的艺术观念的语言。正是由于肌理的自然属性,同绘画的形式构成天然的协调,把自然的变化、变幻和不确定性凝固在艺术作品中,才达到感人的艺术力量。

  “肌理”的效果所以不同于笔墨,还与审美者的解读相关。审美的过程也是对艺术家的心理、情绪、思想的解读过程,舞美设计同时也是审美者的参与过程。肌理的从线条到色彩等等因素的不确定性及可变性使它有着莫名的想象魅力,影响着审美者:但凡不确定的事物都容易给人以联想的空间。这种源于自然的语言是每一个人在生活中都能感受到、几乎不需要教育都能够获得的,它来自自然的生活和生活中的艺术体验,所以有着旺盛的生命力。作为比较,如果用这种“肌理”表现一种艺术创造,与用西方立体主义的手法表现一种艺术创造,显然,舞美设计人们能先天地理解、接收肌理的语言和感受。

  如前所述,在自然状态的启迪下,现代的画家们从多个方面寻求和利用肌理的途径去表现种种图像、色彩和质感。国画家运用各种工具材料、媒介以及很多方法来寻找肌理语言的可能性。比如说色彩,运用了多种类型的材料,因为每种不同的材料都显示出它不同的肌理效果。舞美设计调和剂已经超过了只使用水这个范围,由于调和剂的不同使画面产生了不同的肌理效果。在工具和表现方法方面也有很多开拓,不同的工具和方法也创造出不同的肌理语言,产生了一批有影响力的绘画作品。例如张大千的“泼墨、泼彩”的手法的新颖、大气磅礴的效果已经是现代肌理运用的范例;赵无极万千气象的山水画,也运用了自己独特的处理手法;刘国松创造性地发明了纸筋法以及别出心裁地采用撕纸的手法表现岩石,使肌理效果丰富而独到;何家英于画面上采用迥然不同的立粉法,用 “立粉”的肌理表现质地不同的服装的质感以及密密丛丛的春花,使画面生动、细腻、清新;于志学笔下使人望而生寒的冰雪世界,其创造性的手法更是有效发挥宣纸特有功能的肌理的范例;江宏伟画中的“洗、擦、拓”的肌理运用将花鸟画赋予了深厚的人文内涵;第一届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上的作品《面对面》,在一人多高的画面上人物的服装全都使用了树皮皴法的肌理,大大加强了视觉张力,气度逼人,这种运用传统肌理语言处理人物题材的确是一种新的、成功的尝试 。近些年来,舞美设计由于一些新材料的研制和传统材料的发掘而出现的岩彩画,则是东西方艺术、新型材料以及新的技巧等多方面的巧妙结合,它以使人耳目一新的“肌理”和丰富细腻的色彩所呈现的别具一格的视觉语言,也逐渐地被人们所接受。但是每种新语言的产生需要一个痛苦的孕育过程,没有超常的思维和创新精神是难以达到的。

 


相关业务:

北京遥在灵境国际科技文化有限公司官网 > 全息互动投影 > 「舞美演艺综合服务」 > 「舞台设计美学」 >

档案